郑阿尼MUMI

路(一)

大家好,我是想尽力把内心所想表达出来的阿尼。这个文里,有BL,有BG,甚至有GL,我觉得属性什么的这并不重要,我在真诚的表达,希望亲爱的你能感受到。应该不会太长的hhh

 第一章可能会让大家不明所以——为什么要写这么多铺垫,很啰嗦,这个是有自己好好设计过,我会尽量掌握好叙事的节奏的,谢谢大家!


写给朋友们。银子,脖绒,潇儿,蕾蕾,阿开,无敌洋,阿泠,还有任何一位我当做原型的小可爱。



那么~正文开始咯!

———————————————————————————————





毕竟我们还在路上。



(1)


如果真的有那种所谓被外界评价所累的人,那么姜羽就算一个。或许幼儿园时期的他还是知道自己要什么的,要最基本的,吃得饱穿得暖就好了。可是当他一直活在大人表扬鼓励之下,活在小大人称号之下的时候,便真的天真地认为自己可以独当一面,因为贪恋被人表扬所以压抑自己,让很多危险却不自知的苗头在脑海里生根,诸如此类要命的状态一直持续了很多年。


(2)

六月,两点的太阳晃的人睁不开眼,从奶奶家到学校只是需要十分钟而已,就热的姜羽满头大汗,汗水滑落在晒红的脸颊上,被他顺手用手背抹掉。

踏入教室接受头顶快速旋转的电扇的欢迎,才让姜羽觉得大脑稍稍清醒一些,他一路侧身穿过过道走向自己轮换到最后一排的座位,心里嘀咕着:“这教室待六年了,越看越小,真挤啊。”姜羽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弯腰把脸贴在课桌上希望能带来一点点清凉,比他更早到一些的坐在邻桌的朋友梁冶早就调整好状态,所以顾得上给宛若热到脱水的姜羽递过去自己的矿泉水,“谢了啊老梁。”姜羽拧开瓶盖咕咚咕咚地一饮而尽,大手一挥还给对方一个空瓶,梁冶并没有任何诧异或者不满,只是接过空瓶随手向后一扔,瓶子咣当一声掉进了垃圾桶。小时候男孩子的友谊就是这样——渴到傻的A喝光了B的水,彼此都不会在意,下次B渴了A也会把自己的水给B的,那个…只要A有。

 “啊对了老梁,放学去你家做作业中不。”

 “OK啊老姜。”梁冶很清楚,姜羽是要去他家抄他作业的,不过他肯定会监督着好友自己做完的,嗯,这么定了。

话说,只有青少年才喜欢互相称呼老X什么的吧,毕竟等到姜羽二十多岁有人叫他老姜的时候,他会辩驳:我还不老。

再说几年之后初中毕业的姜羽回去看望小学老师时,瞥见曾经就很拥挤的教室如今更是坐满了人,第一排已经被挤到了讲台边,紧紧贴着那级台阶。姜羽有时候也庆幸,自己小时候没有那些所谓的重点小学,竞争开始的越来越早了呢。

(3)

进入了六月,就代表着小学生人生中第一场比较正规的考试——小考,近在眼前了。当然了,作为这个国家的学生,考试是家常便饭,甚至高中的某一场分班考试,都要比小考更重要更严格。可是毕竟人一直在路上,所以事情是一点点变难的,足够强的时候,再回首这一路的困苦,就容易得很了。

姜羽还记得与相处了六年的同学互换同学录的时候,班上敏感细腻的女孩子早就哭着抱作一团,他看到女孩子们相拥着明明眼中噙着泪,却还要笑着说着:“我们再玩一次过家家吧,我当二姐,娜娜你还当小妹,阿琦是一直的大姐……”旁边的女孩子们哽咽着嗔怪:“你都多大啦,还过家家……”

姜羽又扭过头,看着玩了六年的兄弟伙伴们,大家早就不是一年级的小豆包,窜得快的同学有些已经有一米六的个头。大家自诩男子汉,说着男儿有泪不轻弹之类的话,只能忍着还专属于年少的感伤拍着彼此的后背,说着以后一定再聚。


姜羽记得年少幼稚的小学扛把子之争,虽然自己表示没兴趣,但是有隔壁小学来找茬,还是会帮着伙伴一起壮声势;也会帮着好朋友追隔壁班的女孩子;会下课借值日之名在外面玩到天黑;会上课和汉子一般的女同桌互掐;在疯跑完趴在桌子上睡着,再睁眼时却看到一向凶悍的女同桌为自己关上了灌风的窗户,为自己披上外套;又想起有人想欺负女同桌的朋友,自己去那个小子的班级里把他拽出来削,虽然最后大家都相聚在办公室……



日后每每回想起来,姜羽才发觉那样发自内心的真诚与不舍以后都难以见到了。


(4)

小考结束的那天下午,马迪提到学校的仓鼠笼子散开了,他只来得及保护住自己的仓鼠不被摔在地上,可是笼子里的碎屑却洒了一地,大家看着马迪郁闷的样子全都大笑起来,笑过又赶紧蹲在地上帮着尽量捡回一些干净的碎屑。姜羽站起来的时候,吹来了一阵风,天很蓝。每个人都带着对六年的不舍和对未来的憧憬迈开了步伐,就此别过。

按居住区分配,姜羽去了M中,而梁冶去了F中。两个人隐隐感受到,以后一起上学的机会,也再没有了。


(5)

初中开始,姜羽就开始慢慢发现了自己其实并不如大人评价的那样好。

从小被夸奖到大,在三观还不稳的姜羽心里,逐渐的,被夸奖变成最重要的事情。作为英语课代表的他,走入了误区——怎么能把面子上的事做漂亮好得到夸奖,却忘记要在黑板上写下当天作业,或者是将老师要求背诵的页数传达错误,在无数次被老师因为不负责不用心训斥之后,甚至开始讨厌起了老师,因为她害自己丢了面子。然而,他一直以懂事优秀标榜自己,叛逆的情绪被隐藏的很好,没有人发现这种苗头,只当他是个自尊强的孩子罢了。


其实如果该做的没做好,那么所谓的面子并没那么值钱,这也是姜羽后来才明白的。


(6)

在这件事之前,姜羽的世界非黑即白。要接受并适应这个灰色的形势,需要很多很多年。甚至直到姜羽而立之年,他都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适应了处于黑白之间的世界。

那是初一,深秋之后便是初冬,姜羽从小学就期待初中才有的全校新年联欢会开始挑选节目了,姜羽幼儿园时是体操班的优秀成员,小学开始学街舞,他简直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

兼任班级文艺委员的他在接到通知之后,整一节课都没听进去,心跳得很快直到下课,他甚至开始想象自己站在舞台上,炫目灯光让他看不清台下观众,却实实在在听到欢呼的情景。

当下课召集起班级里会跳舞的男生女生时,他已经可以宣布:舞我已经编好了。看着刚认识半学期的同学们信任又期待的眼神,姜羽的心里升腾起了比当英语课代表多得多的责任感。

  “好,我详细来说一下!”


(7)

放学的铃声刚刚打过,大家就已经抱着早就收拾好的书包跑了出去,姜羽动作稍慢了一些,刚想叫朋友宋阳等等自己,就被身后一个脸颊如水蜜桃一样鼓鼓的,白里透粉的女孩子叫住。姜羽对这个同学很有印象,开学第一天她的书包掉在地上自己却不知道,姜羽好心叫住她,她轻声“啊”了一声,低头捡起来,头也不回的进了班级,姜羽还奇怪居然有腼腆到谢谢都不说的女孩子啊,自己小学那些女同学相比之下简直是些男人吧。后来经老师指派才知道,这个女孩十分内秀,心灵手巧画得一手好画,包办了班里所有的美化任务。

 “姜羽,我也想参加咱们班的舞蹈节目。”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