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阿尼MUMI

路(二)

当当~~

给朋友们。

谢谢大家~~

————————————————————————————————

姜羽没想到这个叫景熙的女孩子,除了画画也会跳舞。

  “嗯,学过几年民族舞。”



(1)

学校的舞蹈室并不外借,姜羽甚至不知道那道紧闭的大门背后是什么样子,更不知道既然不外借,那么老师们用它做什么,并没有什么文艺活动需要老师出马演出吧。

在得到老师明确否定的姜羽和景熙郁闷地回班,向期待着好消息的同学们摇摇头。

七嘴八舌的吐槽四处散开,“里面都落灰了吧,也不借给学生用吗。”

 “一直讨厌那个音乐老师,拽什么啊每天。”

  “我也是!全学校就她闲。”

景熙回到自己的座位,随手拿起一支笔在草稿纸上画着什么,姜羽知道这是景熙的习惯,当她思考或者苦恼的时候就会顺手画画。

 “姜羽,要不去我家吧。”景熙放下笔扭过头看向正在出神的同桌。

于是就有了男孩女孩们站在空旷的毛坯房里拿着手机看舞蹈视频的一幕。偶尔站累了就拽张报纸垫在地上坐下。大家在纸杯底上写上成员的名字,用这个代替真人演练舞蹈队形——这个办法是姜羽从崇拜的舞蹈演员的微博上学来的,不过他才不会说呢。

开始还其乐融融,到了午后,一直在讲话的姜羽心力交瘁,开始心烦气躁,对并不能很好理解自己意思或做不出舞蹈动作该有的感觉的同学微微有些恼火。

景熙有意缓和气氛,转移话题。“不好意思了大家,这是我的新家还没来得及装修……”

却被姜羽抢了话:“算了,凑合用吧。”

景熙是温和的性子,没想到姜羽会这么毫不客气,她有些尴尬看向其他人,果然看到了几个闻言替景熙不平的同学抬起了头看向姜羽。那些同学刚要开口,又见景熙冲他们摇摇头,便叹口气不再准备说什么。

第一天结束,除去有些小摩擦,与其说是排练不如说是玩,舞蹈的进度并没下去多少。大家都是第一次排练,并没有设想过如果到了选拔那天还没有排练完毕要怎么办。不光姜羽倒是发现,景熙真是个谦虚的人,她说学过几年舞蹈,以姜羽的眼光来看,应该是从小就学吧,大概有将近十年的功底。

小时候的姜羽做人的确有些我行我素过头,他欣赏的人总是会被无条件过滤成天使,比如景熙。


(2)

六月末。

初一整个学年的期末考试结束,迎来了暑假。

景熙和朋友们背着书包在车站前闲聊着。一个女孩犹豫着开口:“景熙我知道你跟姜羽关系挺好的,但是你不觉得他有点难相处吗……”

其他女孩闻言也都看向景熙,可是当事人歪头仔细想想,毫无偏袒之心地回答到:“没有吧。”

询问者没有收到自己期待的回复,只能耸耸肩却也不失好心的提醒:“那你是因为你跟他太熟了啊,他对你可能好些。其实班里有挺多人都……呃……怎么说,不太喜欢姜羽,你没觉得吗,他脾气有时候太不好了。”

景熙听了倒是发现了更奇怪的地方:“有挺多人不喜欢他吗?那平时没看出来啊,大家好像玩的都很好呢。”

女生故作老成地拍拍景熙的肩,“大家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的嘛。”


(3)

姜羽戴着蓝牙耳机,正在镜子前面练习律动,突然手机随机播放到了去年年末准备参加晚会时要用的曲子,被他皱眉切掉。还因为那件事而备受打击的姜羽这下子没有心情继续练习了,他把耳机拽下来扔到沙发上,半年前的事涌上脑海。

那是姜羽第一次当队长领着同学们去参加节目选拔,因为设想得太过美好,追求根本达不到的完美,总是在修改的舞蹈动作让队员们无法记牢。上台之后更是状况频发,有人忘了走位,有人撞在一起,忘掉的动作更是不计其数,可以说是闹了笑话,结果也不言而喻。

不仅如此,其实姜羽在选拔中注意到了一支很好的队伍,他知道自己的实力可以申请加入他们,可是第一不能抛弃队友,第二自己来年一定可以凭借着实力成功,和其他队联手什么的,不需要。

关于这件事,他给梁冶打过电话,要不是好友一番话,姜羽一直都觉得错误根本不在自己。他还记得梁冶和自己说:“你不应该全怪你队友的,你是队长,你要负很多责任,他们要做的只是听你的,你该想的是,或者说你该恼怒的是,你的能力,真的能领导他们吗。”


(4)

姜羽初二那年年末,又开始了选拔。姜羽今年没有再找伙伴,连景熙都没有被邀请。姜羽似乎对站上舞台有着执念,他太喜欢太怀念小时候站在舞台上的感觉了。既然自己没办法领导他们走向成功,那自己的执念就自己去实现吧。

时隔一年,当姜羽又站在等候室里的时候,身边已经不似去年一样,簇拥着和自己一样紧张的伙伴们,今年只有努力气定神闲的自己。他环视着一队一队的人马,第一次感到了没有伙伴的那种孤独,其实他也不想单干,很多时候没得选。但也受到了其他班朋友的鼓励,他们一队人来到姜羽面前,拍拍他的肩膀说着:“一定要加油!”这大概是意外的安慰和温暖了吧。


姜羽站在舞台中央时,深刻感到去年拥挤的舞台在今年因为孤身一人而变得空旷,他的腿有些发抖,好像脑内也升起了无数的白点,晃的他心神不宁。他选了自己最熟悉的曲子,跳最熟悉的舞种,一直观察着老师们的表情,期待着能看到什么希望。于是他看到了最想看到的赞许的微笑,老师们更是在一曲结束姜羽鞠躬之时带着全场的同学鼓掌。姜羽在掌声中兴奋地直起腰,心里大喊着:“成功了!”


(5)

“啊?”抱着一摞书的姜羽回过头,“景熙你问我初中最遗憾的事啊。”

“嗯,临近毕业了,想问点与众不同的……”

姜羽抢话的毛病还是没变,“那应该是,从没能有过一次真正站上新年联欢会的舞台上吧。”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