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阿尼MUMI

路(四)

(1)


刚刚下了街舞课的姜羽推开练习室的门,带着一身热汗一屁股坐在梁冶身边。


 “看你热的,快歇会儿再走。”窝在等候室沙发上的梁冶只顾得上抬眼看姜羽一眼,就赶紧投入到PSP游戏中。姜羽凑了过去,梁冶修长的手指在PSP两边飞舞,操纵着人物快速移动并砍击着。


 “这个暑假,准备干嘛?”梁冶并不是脑子和手指被游戏占据就没办法聊天的人。


 “难得没有作业啊。可能要去上几天班体验社会吧。”姜羽向后一靠,抬起头看着舞蹈工作室被粉刷的粉紫色的天花板。

 “嗯……”梁冶说着把PSP塞回包里。“你们舞蹈室啥时候公演?”

 “下个月。哎快别提公演了,这帮垃圾新人。”

 “你这个人啊,就是前辈气太重。你刚来的时候不也这样?”

  “我垃圾的时候我不吹牛逼。”

 “行啦老姜,你都是领舞了就别计较了啊。”

姜羽还是对这种不是夸赞胜似夸赞的话受用,挑挑嘴角表示我就是这么厉害。

  “老姜一会儿去我家吃饭吧。”

  “中啊。阿姨做饭好吃!”


(2)

姜羽实在是看不惯那些学了点Poppin就出去卖弄的新人,他常常发微博吐槽:舞蹈是用来耍帅的吗,退一万步说,大哥你跳成那样你觉得很帅吗?Poppin一整个舞种,就让你给概括成简单一个机械舞了,也真是厉害。老师让Freestyle,半天啥都憋不出来,点也卡不准,服气服气。

诚然,这种现象并不好,但谦虚的新人还是更多。16岁的姜羽只是被萌生出来的毫无用处的优越感蒙蔽了,只会公开直言直语地怼新人,或者是吐槽别人,而忘了自我提高。

所以,姜羽的领舞生涯到高二遇到了就危机,并不稀奇。

那是一个准备在公演上展示的新舞,而姜羽仍旧浸淫在看别人不顺眼的思想中。

舞蹈工作室新来了一个染着金黄发的男孩,这样显眼的发色并没有衬得他土气,反而觉得自然。大概十八九岁,有185以上的个子,穿衣也是无可挑剔的品味。姜羽在这里见到过太多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新人了,造型漂亮衣服好看,可是跳起舞来什么都不是。所以这个新人出现的时候,姜羽抱着看笑话的心情期待着上课。

热身的时候,一直都站在镜子前第一排的姜羽瞥了一眼最后一排比其他人高出不少的金发男孩,这一看可把姜羽弄得连连皱眉。是不是高手在准备活动的时候就能看出来了,姜羽非常不愿意承认,这个“新人”并不新,POP的力道,WAVE的顺畅,基础能力是优于自己的。很显然,老师也注意到了。

 “按照原定队形,领舞只有一个,而且还有SOLO。阿羽你俩Battle一下吧。”

姜羽想着,能和我Battle的人,舞蹈室学员中还没有呢好吗。

老师放的音乐是自己听过的,所以姜羽放大这个优势,把音乐中每个强拍通过预判都卡的精确无比,POP的力道比平时强了许多,引起了学员连连惊呼。

正常来说Battle用音乐都是完全陌生的歌曲,根本不会知道接下来的节拍,猜接下来会是什么节拍在Poppin里是不允许的,是会预判失误从而卡拍错误的,但是此刻的他只要赢领舞的机会就够了。

为了让自己彻底地胜出,姜羽融合了很多动作,甚至是没有练习到熟练的动作也都冒险做出来了。

Change到金发男孩,他的基础动作很多,可是靠着漂亮顺畅的WAVE和力度适中的POP,也并没有让人觉得乏味。不仅如此,与姜羽相比,他的气场更吸引人,不紧不慢也并不着急取胜,仿佛这不是争取领舞机会的FreestyleBattle,这只是他自己的Showtime.

 “这家伙心理素质还不赖啊,羽哥。”姜羽熟识的朋友在他耳边说着,前者紧紧盯着这个金发小子,只顾得上点点头。

Battle结束,姜羽喝着水靠在墙上等着老师宣布结果。老师低头再次观看了手机记录下的视频回放,抬起头宣布。

  “给新Dancer一个机会,阿羽。”

姜羽在舞蹈室狂妄跋扈是私下的,在老师面前他习惯当一个爱笑好脾气的人。这下子,扎堆地靠在镜子前的学员全都看向对面的姜羽和金发新人。

于是姜羽噗的一下笑出来。“成。”似乎这样说,就是卖了老师一个面子一样。实际上是自己欠老师一个人情,老师给自己一个台阶下,让自己不那么难堪。

随后他又想起什么似的,特意垂下眼看向曾经被他怼过的学员们,在心中默默道:“最起码,用余威让他们,别笑在脸上吧。”


(3)


课后,人都稀稀落落地走了,老师叫住姜羽。

姜羽知道老师要跟他谈谈。

 “今天的Battle,虽然你用了很多技巧,卡拍也很准,但是你却不是平常的你。”

对面的人只是沉默的等着下文。

 “平常的你,也是享受音乐从而跳出来的。今天的你气场太具有攻击性了,如果你的舞蹈不能带给观众愉悦,那么就是自娱自乐。

我让他这次领舞,不是觉得他比你真的水平比你高,只是他现在的心态比你好。

阿羽,你不能这样。跳舞,记得吗,每天念叨的LOVE AND PEACE啊,怎么能带着敌意Battle呢。

多说一句,最近你舞蹈sense下降了,再好好练练感觉,这次不当领舞,让心静一静吧。”

姜羽没想到平时沉默寡言的老师会对自己说这么多。

  “你是我人生导师啊,哥。”

老师只是揉揉姜羽头发:“快回家吧。”

回家的公交车上,姜羽掏出手机,舞蹈室玩得很好的朋友发来信息:金毛小子就是走运了,没人想看他领舞。没事羽哥还是咱们舞室NO.1!

姜羽笑起来。回家再加把劲,就不辜负了吧。


(4)


木樽岚从小就因为自己的姓氏而平白多了不少麻烦。有人问他是不是姓木,在他解释过自己的姓氏是木樽之后,会被问是复姓还是日本姓氏,解释道是日本姓氏之后,又被追问为什么起了日本名字,再解释着自己是混血……

但是如果上来就这样自报家门:我姓木樽,木樽岚,中日混血。——又有些做作。实在是很不好办。况且含着动不动就上升到家国恶意的人有不少,所以木樽更喜欢在家里与猫和书打交道。

在日漫风越吹越猛烈的当下,木樽作为干干净净而又寡言的少年变得及其受欢迎起来。经常有阿宅真心想要和他成为朋友,再顺便让他教自己一些日语或者是等他回日本时带回点手办之类。而受《情书》等一系列日本影视的女生则是专门到他的班级门口看他,木樽岚也不负众望,还真就是彬彬有礼而内敛的日本少年样子,有时候看门口人实在太多,还会走过去轻声说着:请大家不要这样啦,你们每天都可以在学校里看见我的,语毕再送上一个真诚的微笑。所以每天都能听见他的班级门口响起女生们压抑惊喜的尖叫,至于回班去吧之类的劝告,才不听呢。


(5)


小时候的秦洋并不知道自己就是好皮囊的代言人,当然,小时候的别人也不知道。当他以为自己能继续一路交许多朋友直到老时,周围人开始对美敏感了起来。

因为无论男生女生都甘拜下风的外表,秦洋着实遭遇了些麻烦。有人以为他是徒有其表的小生,所以开着玩笑:“秦洋你这么好看,当我女朋友吧?”

初中时期的秦洋也是耿直得很,一拳过去直冲面门力道并不小。“当个屁。”

开玩笑的男生险险躲过,真切感受到一阵风从脸庞略过,“挖槽,长得好看了不起啊,劲儿还挺大。”

 “陆正浩,你真的假的啊天天让我当你女朋友,我是男的。”

  “什么真的假的?我弯的。”

   吓得秦洋不敢再说话。

   但是说什么事都不能说的太绝对不是吗。地球是转的啊。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