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阿尼MUMI

路(六)

(0)

  “我天,赞助UKNOW,太厉害了吧!”姜羽甚至觉得陆正浩在开玩笑。

  “是爸爸觉得前景挺好的,就赞助了。我喜欢上这只球队是巧合。”陆正浩倒是先不好意思地笑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

  “那为什么没有冠名啊?”姜羽印象里,集团赞助的很大一部分回报就是冠名。

  “因为投资UKNOW的只是我家子公司而已,不是总集团的,所以没有冠名,而是选择给球队改名。”陆正浩总是有很耐心,也并没有刻意隐瞒。

姜羽悄悄注意着,陆正浩说话时,棱角分明的脸庞会微微鼓起来,让姜羽产生了叫他“包子”的冲动。

 “啊,我想起来了!我上小学的时候,U-KNOW球队不叫这个名字的!叫什么来的,好像是CASS吧!啊,说起来最近几年有个独立设计的篮球装备品牌,也叫U-KNOW啊!”

陆正浩点点头,“就是这个意思,那个品牌设计师的聘用也是妈妈她们负责。有点奇怪是吧,为什么先赞助后推出同名品牌?”话语顿了顿,“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爸爸要这么做。”

  “简直像小说啊。”姜羽笑起来,难以置信地摇摇头。

  “下次你去UKNOW买东西,提我名字给你优惠。”陆正浩狡黠地冲姜羽挑眉。姜羽觉得这个比自己高的大男生,有一种意料之外的,可爱。



(1)

  “泠奈,今天能不能去吃年糕火锅了啊?”结束了一天的课程,泠奈的同桌扭过头满怀期待地发问。

  “不行,今天妈妈要早回来。”泠奈收拾好书包,耸耸肩膀,脸上写满了无奈。

  “嘛,也是呢。阿姨不让你在外面吃乱七八糟的。”同桌女生了然地点头,表示理解。“说真的,泠奈以后要不要考虑去一个远一点的大学?”

  “谁知道呢,试试看吧。”

泠奈话语淡漠,但是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因为家教很严,所以慢慢的泠奈就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了。

 “我先回去了,明天给你带我烤的曲奇。”

 “好啊好啊,超级期待!”

家里倒是很支持泠奈做些烘焙,从烤箱到模具再到食材应有尽有,让她可以在家里找到乐趣。本着自己做最放心的原则,泠奈家人觉得烘焙这件事很有意义。

泠奈在同龄女生中是高挑的那一类,一头黑发总是扎成马尾,额前是薄薄一层刘海。因为文静而笑容可爱,往往在初见时就收获一票同学迷弟,追着她身后叫“小姐姐”。有机会和她加深了解的人更知道,泠奈对手工非常在行:全手工拼接小房子(包括给小房子里接上电)、给娃娃设计并做出衣服、偶尔心血来潮缝只泰迪熊,这些都能快速完成。更是有一次,泠奈在自习课上写完作业后随手拿出网购回来的羊毛毡材料戳了一只腊肠狗,然后被同班男生女生发现,一个个都要自费买羊毛毡,再拜托泠奈,说做好了就拿去当钥匙扣和手机链。

泠奈不胜其烦,托腮对围着一堆的人说:“可是我玩腻羊毛毡了啊。”大家只能悻悻散去,准备看准时机,等下次泠奈玩新玩意还没有厌倦的时候再上来求作品。



除了手工,泠奈对游戏操作也很精通,是优秀于大多数男生的玩家。自习课时,泠奈会开着静音玩着音游,眼花缭乱的屏幕吸引着同桌毫无遮掩的侧头去看。

 “你往回一点,现在这样老师来了一下就发现了。”泠奈手上不停,开口阻止同桌的脑袋继续往自己这边凑。同桌只得坐回去,也是,泠奈自己玩得开心的时候倒是从来没被老师发现过,自己一过去就总是被值班老师抓。

那是普通一天的放课后,泠奈回到家把书包放到自己房间,出来的时候注意到客厅电视开着,上面播报了一条体育新闻,“CASS球队今日正式更名为U-KNOW球队。发布会将于明日在冬燊体育场内馆举行。”



泠奈并没有在意。她接了一杯水回房间,继续为高考奋斗了。今天只是普通的一天罢了。





(2)

  “岚少爷,今天天气真不错呢,不约同学出去玩吗?”中年管家模样的人站在餐桌旁看着佣人将早餐盘一个个撤下去。

  “不了不了。我还是……回房间看书。”木樽岚摇摇头从座位上起身,准备回楼上。

管家虽然称木樽岚为少爷,却也是看着木樽岚长大的长辈。在木樽岚眼里,管家也是家庭的一员,和换了一拨又一拨的佣人们不一样,管家更像是自己的叔叔。所以木樽岚坚持着要管家把他当成一个晚辈,而不是少爷。管家本身就怜爱这个孩子,相处十几年下来,倒也习惯了在不逾越的基础上真像个长辈似的关心着木樽岚的方方面面,除了岚少爷这称呼不会改口以外,管家会关心木樽岚在学校和同学相处怎样,甚至同学过生日送什么好,都有参与讨论。

木樽岚回到房间,抽了一本书坐在地板上,等着自己的猫开开主动过来。

开开乖乖地踱步过来,跳上他的臂弯。木樽岚腾出一只手挠挠开开的脸,开口用日语倾诉着。

  “天气的确不错呢,或许该出去玩玩。

可是,约谁呢。大家总是带着面具和我交朋友,那感觉像是生怕一个做错我就会不喜欢他们那样。真的啦,开开你别笑我。大家都小心翼翼地和我交朋友,或者是准备随时拜托我什么所以不能得罪我,说实话,这让我不自在。

开开你说,是不是选择来一个普通中学而不是私立中学,是错误的呢。可我觉得这里的同学们互相之间相处着很像我在日本的同学那样,很自然很开心,我也想和他们一样。”

木樽岚苦闷的时候就喜欢和自己的猫说着日语,他觉得日语的语音语调更适合来表达一些疑惑困惑,适合独自嘀嘀咕咕的念叨。

  “要怎么办才好啊——”少年语调慵懒拖着长音,躺在地板上。



(3)

托陆正浩的福,姜羽每逢U-KNOW队在本市比赛,都能坐在看台最好的位置上。姜羽真的很感谢这个带自己认识喜欢的球员的人,他总是想办法还陆正浩一些人情。陆正浩也不是矫情的人,一起出去吃饭或是打球中途喝水时,姜羽一定要买单就由着他去了。

尽管这样,姜羽还觉得自己做的远远不够,又一时间不知道用什么还,他生怕自己挑的礼物会让从小物质生活优越的陆正浩感到为难。一来二去,纠结的时间长了,姜羽反而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见陆正浩了。当然只是单方面的,陆正浩偶尔的天然呆中和了两人之间的姜羽自以为的尴尬。

陆正浩也不是没看出来姜羽的难为情,他安慰姜羽:“你要是真的这么客气,那你就帮我把我家的事保密就好了!”

  “一定!”





所以那天深夜,姜羽舞蹈排练结束,坐着公交车穿行在深夜的市区时,陆正浩一条短信叫醒了昏昏欲睡的他。

 “姜羽,能不能帮我个忙?”

读完姜羽就皱起眉,陆正浩不是那种一句话偏要拆着说的人,难道有什么很难办的事。姜羽抬起头望着窗外的霓虹景色,用几秒定了定神——再难办也要帮。不过,只要别让他帮忙追人就行,因为姜羽自己有过帮着人追女朋友,结果收割了其中一位的经历。

 “没问题,正浩你说!”

 “能不能帮我追个人?”

哈?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