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阿尼MUMI

路(八)

大噶过年好!!!!

————————————————————————————————

(1)

陆正浩从小就被介绍给父亲生意上的伙伴们,叔叔阿姨一路叫下来,收获很多夸赞,当然也有堆成小山的稀奇珍贵礼物。可以说,和父亲交情久的生意伙伴陆正浩也算是都认得了。他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及其和善的张叔叔。陆正浩还记得在他小时候,张叔叔来家中做客时,和父亲寒暄过后总要再过来逗逗自己,而且从来不问什么俗套的问题,一直和煦笑着的张叔叔是陆正浩童年时最喜欢的忘年玩伴。

但人一生,能玩的日子、被所有人所喜爱的岁月只有那么几年。所以当父亲慢慢开始和陆正浩讨论一些生意场上的事情时,当时岁数也不大的陆正浩开始知道,人真的有很多面。

在陆正浩高三毕业时,终于从父亲口中知道了对自己很好又仿佛很懂自己的张叔叔在父亲的生意场上并不是那么“和善”,近二十年的交情,也还是明暗之间有意无意选择了疏远。

当时父亲坐在偌大客厅的沙发上端着茶杯对自己说:“其实这很正常,”陆先生仿佛还是细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接着说,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同甘苦共患难。”

 

 

(2)

“儿子,爸妈也不是不开明是吧,就是…这个时候你确实不应该…”从晚饭上桌开始就一直欲言又止地父母终于开口了。

梁冶听出画外音,只能无奈地摇摇头表示没这回事。“爸妈,我这会心里比你们还着急,怎么可能谈恋爱啊。”

“知道你不会的,就是你班主任上次家长会之后旁敲侧击的,说你们班有女生挺喜欢你的。”

离高考还有四个月而已了,每位老师都及其看重的好学生梁冶满心满脑都是自己的理综难题,说些恋爱的题外话总弄得人很没力气。

但如果有人觉得梁冶是个读死书的人,姜羽肯定会第一个跳起来反驳,“哇他还读死书,他根本就没怎么费力气啊,脑子好用的人真是比不了啊比不了。”

梁冶对考高分并没有什么执念,尽管那是他的日常,他更喜欢的是自己发现一道题的不同解法。

但如果有人觉得梁冶是个低情商的人,姜羽还是会跳起来反驳,为什么总是姜羽来反驳呢,因为他比较闲。

“不要因为梁冶学习好就说人家情商低啊我日,他男女通吃啊我第一次知道的时候真的惊了!”

 

不过在任何领域都有一句通用的话,“有才华的人总有些或多或少的偏执。”梁冶也不能跳脱这个公理。

 

 

(3)

通常来说,顺风顺水容易把人养的跋扈。但木樽岚是个特例。

不过也不是太特殊,毕竟还有一句话叫:上帝是公平的。

既然他生来被赋予和陆正浩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家境,集团公子里数一数二的长相也会赋予他一颗柔软敏感的内心。

柔软敏感是不是听起来还不错?那是对于受益的人来说。对于木樽岚自己来说,是自己和自己都无法交流的封闭。和大家一样,木樽岚也有少年的一腔热血和天真,要命的是他还有大家没有的——

对大环境的顺从和在渴望面前的悲观。

不过人一旦过了那个难关就很容易多了。所以,当年心尖上的人时过境迁,再使劲抱着木樽岚说自己想和他重新开始的时候,木樽岚就能笑着摇摇头不轻不重地推开那个人,直视那双光明和黑暗中都曾经让自己失神的眼睛。

最后再歪着头惋惜说:“姜羽,我这杯热水已经凉了。”

 

 

(4)

为什么大家都说要有一颗平常心呢,大概就是因为不那么期待也不那么失望的话,就能接受更多事情了。

高考结束之后,陆正浩说秦洋答应自己了。

姜羽作为一个局外人,就看陆正浩和秦洋两个傻乎乎的可怜人彼此不遂心愿。秦洋是那种探索自己的人,姜羽甚至觉得通过和陆正浩在一起这段时间,秦洋能发现自己心里真正喜欢的人是谁。

果不其然,陆正浩只兴奋了几天,就开始愁眉苦脸。其实一个人喜不喜欢自己、是哪种喜欢,当事人是最懂的,说不懂的都是装的。

让姜羽哭笑不得的是,明明陆正浩和秦洋在一起,可最近自己和陆正浩出来的频率明显更高,陆少爷还是素质高,也不说什么自己情感难题,一般就是陷在卡座里闷头喝酒,或者蹲在街边马扎上闷头撸串。姜羽这么看着也不是个事,索性就先提个头。

奇怪的很啊。陆正浩的诉苦方式不惹人烦,就想让人听他说的多一点,再多一点,似乎这样就能帮着排忧解难了。

后来姜羽躺床上想想,其实也不是陆正浩说话艺术顶尖,还是因为自己喜欢他吧。

所以玩脱那次,是陆正浩和姜羽两个都有伴儿的人单独出来,照例的谈天说地,然后再由姜羽逼问陆正浩近况。

程序还是老程序,可是两个人的动作和眼神却日复一日的亲近。和高中没毕业时一起看球的亲近不同,和当初陆正浩请姜羽帮忙追秦洋的亲近不同,那是怎样的呢,是那种再靠近一点两个人就要对不起秦洋的那种亲近。

不过该来的貌似总会来。

今晚姜羽看着陆正浩就是觉得心痒,所以台词都变成了:“还是找一个喜欢自己的人吧陆正浩,你自己问问你自己,秦洋真喜欢你吗?”

陆正浩似乎不知从哪次开始就已经不再因为秦洋不真心喜欢自己而苦恼了,经常答非所问:“你这会的男朋友是木樽岚吧,他让你碰吗。”

姜羽也学会答非所问了,“反正我让你碰。”

陆正浩挑起眉装作吃惊,还笑着问姜羽:“你不是我兄弟吗?”

姜羽那会是真挺喜欢陆正浩,假正经的他也喜欢:“咱们睡完了起来还是兄弟成不成。”

所以从兄弟朋友变成不清不楚的关系还真的很快也很顺其自然。

所以后来姜羽真的没脸见秦洋了。

当然也没什么脸见木樽岚。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