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阿尼MUMI

路(九)

(一)

秦洋一直都是个寡言的人,今天又是一个和陆正浩例行公事的“家中约会”,他盘腿缩在陆正浩卧室的沙发上,捧着一杯柠檬水不作声。

陆正浩也沉默,所以屋里很静,窗外有风带来的树叶摇动声。

 

秦洋突然结束神游,开口说:“我觉得,我们还是算了吧。”

 

尽管陆正浩很想很想发自内心的悲伤和失落,可是他却怎么也压制不住心底升腾出的轻松,更过分的是他在一秒之内就已经想象出了今后自己的快活生活。

他是现在也很快活,可是没有羁绊就更快活。

 

他不是真的这么想和秦洋分手。秦洋在陆正浩眼中永远是赏心悦目的、温柔深邃的,但是这也不影响陆正浩想玩新的,实在不行,半新不旧的也能凑合着玩。

可还得好聚好散,尽管这一段可所谓是没有起伏,一眼能看到结局的故事。

“我还是很喜欢你,作为朋友。”陆正浩说完还要俯身过去拍拍在沙发里坐着的秦洋的肩膀。

陆正浩就是这么喜欢占据高地,到这个时候都不忘了摆出一副淡然的样子。

 

让陆正浩有少许挫败感的是,秦洋好像也松了一口气。

“那好,以后我就不来了。”

说完竟然仿佛一刻也等不了似的放下玻璃杯,起身拿起外套出门。陆正浩真的没在他前男友身上看到一丝欲盖弥彰的落荒而逃,反之,秦洋更像是一个听到老师宣布放学了的急着回家的小孩子,脚步甚至透着一丝轻快。

 

 

陆正浩只感叹了一小会儿,具体时间上,也就秦洋从他卧室出去,下楼穿过大厅,被佣人一路送出院落大门这段时间。陆正浩的感概就结束了。

接下来他就轻轻松松地约到了随叫随到的姜羽。秦洋前脚走,姜羽后脚就马不停蹄地奔向自己卧室。

 

陆正浩在面对面时装成个依依不舍的好人,可最后连送秦洋出门都懒得做。还偏偏等人出了门,立刻就找个替补的来陪自己。

 

 

(二)

 

陆正浩也懒得和姜羽报告自己的情感动向,他又不是不知道姜羽每天假装关心他和秦洋的事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听到他俩分手的消息,但真的不好意思,他和秦洋分手也不会和姜羽在一起啊!于情于理都没意思的。

姜羽倒是无所谓,他高中毕业的这个暑假,就在自己家、舞蹈房和陆正浩的床上这三点奔波。他对陆正浩的卧室比秦洋还熟悉,尤其是床,软硬宽窄清楚的很。

 

所以今天的姜羽也按照程序,进了屋自觉要去卧室里间的浴室洗澡,结果被陆正浩抓住手腕。

“今天想直接要你。”

 

陆正浩一言一行散发着一个失恋人的失意,一不做二不休地索性直接抱着姜羽,埋头在对方锁骨旁的窝里。

“别啊我靠,我还没洗澡…”姜羽本来就是个自制力是负数的人,不然也不会边内疚边和彼时秦洋的男友搞在一起。这拒绝的话被陆正浩一抱,本就不多的强硬所剩无几。

陆正浩听了,只能在姜羽脖子侧的皮肤上又亲又咬,末了还要深吸一口气。

“你洗过澡才来的,不是吗。”

 

姜羽本来就一刻不想等,去洗澡说到底就是做给陆正浩看的,他在家可是把自己好好打理了一番才来赴约的。

在这种空气升温的气氛里还争论洗澡就是傻子了,姜羽恭敬不如从命,索性轻车熟路地拉开床头柜抽屉,从里面拿出套,又看了一眼包装盒里面,嘀咕了一句:“只剩两个了。”

 

论热烈和渴望,他不比陆正浩少。

 

 

 

(三)

今天的陆正浩很奇怪。

每次姜羽都忙着哼哼和喘气,无法口齿清晰地回复陆正浩在耳边一句又一句的话。但今天,趴身上的这位一句话都没有,姑且认为是把力气都留给身上了吧。

姜羽一边喘一边叫,一边夸陆正浩一边在心里思考陆正浩怎么了。他不是没见过真正心情不好的陆正浩在床上什么样子,反正不是今天这种一言不发又极度兴奋的状态。

后来陆正浩发挥正常,用完了他抽屉里那盒仅剩的两个存货,两个人盖着被子闷头睡到天黑。

 

到了晚上八九点的时候,姜羽临睡前给自己上的闹钟响起来。他睡觉一向很轻,闹钟响不过五秒就完全清醒了。

“陆正浩,我要回家了。”姜羽边说边往身上套衣服,眼神却一直黏在对方身上,已经准备好了迎接陆正浩接下来的调侃。

“哈哈哈,你又要回去了,你一个男孩子,怎么还有门禁啊。”

“家里管得严啊没办法。”这会姜羽已经穿好了所有衣服,他耸耸肩表示很无奈,看得出来他真的不想晚上再从陆正浩被窝里爬出来回自己家装乖乖仔。

“你家里外面这么不一样,早晚要精神分裂的。”陆正浩随便下了个诊断。

 

姜羽倒是不置可否没当回事,还振振有词:“我在你这儿放得开点,我们都舒服啊。”说着还一屁股坐回床沿,凑过去亲了陆正浩。

陆正浩本来想躲,但后来还是没好意思躲。算了亲就亲一下吧,又少不了块肉。

 

姜羽心满意足神清气爽,站起身拿好东西走到门边,要扭头说再见。

在这一霎那,陆正浩回想起来白天秦洋走的场景,他突然就在心里纠结起来要不要送姜羽出门,这本不是他该纠结的问题,因为答案永远是:没必要。

姜羽倒是看出来陆正浩有那么万分之一的想起床,先开了口:“不用送了,陆老板。”

说完自己还挺入戏的,又送了一个游刃有余的媚笑给床上的陆正浩。

 

回去的地铁上,姜羽的手机弹出一条通知,是陆正浩给他的转账,直接转到账户里那种,转账说明只有四个字:好好吃饭。

所谓的“好好吃饭”带来的数目,够姜羽清空购物车了。

姜羽低着头盯着手机屏幕,表情严肃,又自嘲地笑了一下,“那声‘老板‘不白叫啊。”

 

 

 

 

(四)

木樽岚要回日本一趟,归期未知。

临行前几周时,一如既往得贴心的不得了的特地白天开了一间套房叫不能夜不归宿的姜羽过去。

姜羽一敲开门,就看到一个穿着只够遮住臀部长度白衬衫的木樽岚,还故意把领口开的大。看到自己可爱的内向的男朋友,赤着脚踩在酒店柔软的毛地毯上,双腿纯粹是因为紧张又害羞地夹在一起,姜羽还没来及问为什么,就被他的木樽岚拽进屋子,摁在大圆床上跨坐上来。

 

这一连串反常的举动吓得姜羽精神上是怕的,但该硬还是要硬的。

 

其实姜羽只给陆正浩一个人插,其他时候他还没有弱气到人人可上,所以在可爱的木樽岚这里,他毫无争议地是个1。

 

今天的木樽岚,超常发挥。

声音一听就是经过学习和练习的,姜羽不是没听过这种叫法,只是和木樽岚这种清冷脸庞实在太过违和,姜羽一度想上手或者上嘴堵住对方的嘴。

行为上也主动的让人害怕,姜羽差点以为木樽岚出轨了心里有愧才这么好好表现。

木樽岚确实天赋高,为人处世学的快,专业知识学的快,连这上的技巧都学得这么快,闭上眼睛都能以为是个从业人员。

姜羽不像陆正浩见多识广,他可没出息的很,就算是气场违和,可很难否认木樽岚这样都很美味。

后来在浴室里洗澡的时候,姜羽柔声说:“岚你平时的风格就很好,不用为我去改变什么,去学什么。”话语停下的空档,他抬起手捋了捋木樽岚被水打湿的头发,似乎这样就能盖过那些犹豫和挣扎,最终还是开口:“我喜欢最真实的你。”

对面的人和姜羽挤在浴缸里,只是低头,也没说什么。

 

姜羽就当那天的木樽岚的表现是调味剂,可没想到在木樽岚临走的前一天,又是同样的地点,开开门的木樽岚,连猫耳都有了。

姜羽实在是装不出深情,他本来就是个容易尴尬的人,木樽岚一次比一次热辣真的让人怀疑他是不是被开了什么开关,所以姜羽做了一个让他后悔很多年的行为。

在自然而然地接吻时,姜羽没忍住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哈,你这样真的很好笑…”可笑了两声的姜羽发现对面的人只是定定地看着他,没有一丝笑意。他有点慌,又改口解释。

“不是,我不是,就是觉得你这样,不适合你…你是为我的是吗,没关系的…你不用…”

木樽岚只是叹了一口气,转过身随便从地上抓过一件衬衫穿上,
“果然还是不行吧,我…只是希望你不要离开我,但果然…我还是做不到你喜欢的样子吧。”

 

姜羽一头雾水,又好气又好笑问道:“谁告诉你我喜欢这种风格的?我根本就…”
“陆正浩告诉我的。”木樽岚回答道。

评论

热度(2)